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蒋锡培

 
 
 

日志

 
 
关于我

蒋锡培,远东控股集团有限公司创始人、党委书记、董事局主席、首席执行官。中共十六大代表,江苏省第十一次党代会代表,江苏省第十一届、十二届人大代表,亚洲制造业协会副会长,中国企业联合会、中国企业家协会副会长,中国国际跨国公司促进会副会长,江苏省民营企业发展促进会会长,中国企业家俱乐部理事,江苏省工商业联合会副主席,江苏省光电线缆商会会长,远东大学校长,远东慈善基金会名誉理事长。

网易考拉推荐

蒋锡培:从第一次创业失败到中国线缆行业领军企业  

2010-08-01 23:28:02|  分类: 访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一次创业失败从半空掉到地上

 

腾讯财经:你后来创办了一家为大型钟表厂提供零部件的仪表仪器厂。但第二年就亏损了30多万,这在当时来说是一个很大的数字,你是怎样从亏损中调整自己的心态,在1990年又创办了范道电工塑料厂?

 

蒋锡培:我修钟表赚这么多钱,想想那个时候是非常不容易的。选择去做钟表的零部件,按照道理来讲是跟我修钟表这个行业还是有关的,想想也没有错。但是为什么亏损了呢?我也搞不明白。

 

腾讯财经:现在想明白了吗?

 

蒋锡培:当时有点想不明白。过后一年两年就想明白了,因为这个东西技术要求太高了,我这点资本远远不具备做钟表零部件企业的条件。你要保证质量的话,首先自己要有足够的装备,尖端的检验设备,还有非常专业的操作员工,管理水平,等等,都得跟上。 

 

那个时候,我把人家半成品的东西拿过来做后期加工,不要说帮人家创造更好的品质和质量了,凡是用了我这个产品的东西,闹钟是一天走不到24个小时就可能停了,手表可能有的走不到两天,一天就相差5分钟、10分钟。这个怎么行。所以,人家纷纷就退货了,用了也不给钱,甚至要我赔偿。我20多万块本钱怎么够亏的。还要买设备,买原材料,给人家的货收不回,还要再赔偿人家的损失。那个时候把本钱亏了以后,还亏二三十万块钱。那是一个天文数字。一下子,不说是从天上掉到地上,也算是半空中掉到地板上了,所以压力很大。

 

腾讯财经:你为什么在1990年又选择创办电工塑料厂?因为这个跟你之前的钟表行业还是有一定的差距。

 

蒋锡培:我们兄弟四个,姐妹俩个,兄弟姐妹六人,也算是一个大家族。每个兄弟姐妹都有一个手艺,我后来去创办这个企业是我大哥的启发。他在官林镇,也就是我老家范道乡隔壁的镇,在一家企业里面做上海办事处主任和销售经理。他就讲,现在电线电缆一天一个价,你还不如做点生意。你哪里买得到的话,我这边可以帮你去卖。就因为他给我提供了这条信息,第二天我就再向亲朋好友借了十多万块钱。

 

那个时候我非常感激他们,因为他们已经借给我好多钱,以前也帮助过我很多,但是我亏了这么多钱,现在再向他们开口,他们还能信任我、关心我、支持我,使得我有爬起来的机会。

 

有这点本钱,我再去到安徽和浙江那边把电线那些产品拿到江苏、上海来卖。因为当时的信息有很大一个时间差,不像现在大家都是同时的,资讯这么发达。我们就是利用这个信息的时间差,把机电公司、五交化公司的库存里面、柜台里面的产品拿过来,到这边来卖。基本上三五天、一个礼拜就是一大卡车,而且那个时候毛利很高。一个礼拜可能相差20%、甚至30%、50%。后来周边的被我们拿光以后,我们干脆就到生产厂家拿了,后来就到浙江拿。这样的话就差不多有一年多的时间,我就把原来亏损的全部挽回了,还赚了100多万。这就是我1990年为何能办电工塑料厂,有了这样一个基础,走上了办电缆厂这条路。

 

腾讯财经:当时社会上大的创业时代背景是怎么样的?

 

蒋锡培:那个时候创业,还有可能会被说成是投机倒把。80年代初的时候,不是有一个投机倒把赚了一点钱,后来拉去枪毙了吗。现在想想,他可能是搞活经济的英雄。但是那个时候,他是犯罪分子。所以,我们心里还是有点顾虑的,不敢大张旗鼓地做,还是小心翼翼地做。不说偷偷摸摸,至少也是不敢声张,不敢多说。

 

腾讯财经:你是怎么看现在的创业环境?和当时比有很大的区别吧?

 

蒋锡培:现在的创业环境肯定跟以往不好相比,差距大了。因为大家认识到现在的社会经济发展需要企业家,国家最宝贵的财富可能也是企业家,企业家也是宝贵的财富之一,这个认识是一点也没有问题的。再加上国家也认识到,要想能够富强的话,要有更好的环境,这些环境不光是舆论环境,还有政策环境、法律环境。

 

在很多年前,民营企业发展,民营经济是国民经济不可或缺的组成部分,现在民营经济是国民经济的重要组成部分等等。这确实是不能同日而语的,今非昔比。而且从相应的法律确定了你的资产受《宪法》保护。这也很重要。我想这种环境来之不易,我们也非常珍惜。所以,现在也没有太多的顾忌,我相信只要你守法、守规,只要你能够处理好方方面面的关系,能够对利益相关者负责,你肯定会得到理解支持,会赢得很好的发展环境。大环境对于所有的企业家来说某种程度上都是差不多的。为什么有些感觉很好,有些感觉到比较紧张?虽然有客观因素,但是也有涉及主观方面的一些可能顾及不到的事情。总之,我觉得我们现在的创业环境,特别是在江苏,在我们宜兴还是很好的。

 

企业其实是社会的一分子

 

腾讯财经:远东现在的资产是82.69亿,这跟你创业的时候相比,有很大的跨越。远东发展到今天,你觉得怎样才能把它管理好?当初可能想着怎么把它发展壮大,现在可能想着怎么把它管理得更好。

 

蒋锡培:尽管我创业初期是从无到有,现在确实也有了一定的基础规模,在电缆行业我们连续12年产销第一,全球是第六。我们还做医药、地产、投资,是一个相对有一定规模的企业。所有这些我们都非常珍惜,确实是来之不易。但是,我们觉得我们跟全球的500强企业相比,跟未来的目标相比,差距还是很大的。我们其实还是走在创业路上,如何使自己的企业在现有的基础上得到更好的发展,确实有非常多的要去考量的。

 

首先,我们觉得今后的发展方向不能错误,战略不能错误。第二,就是制度层面一定要能够跟形势接轨,无论是新旧管理制度,还是业务流程,组织架构,还是相应的激励和约束的政策,还有你招聘什么样的人才来服务于企业,都是相当重要的。但是有一点,关键是你企业如何定位的,你希望为自己的股东、为自己多赚一点钱呢,为自己过得更开心一点,还是在这样一个基础上,把它看成是一个社会共同的财富,这个企业办的最终目的就是为了社会的,

 

腾讯财经:谈到社会和企业的关系,现在不少企业发展到一定程度后就谈企业的社会责任感。远东集团在1990年成立的时候就已经吸纳了两名身障员工,你那时候是偶然吸纳的,还是有意为之的?

 

蒋锡培:我们两位身障员工是我们创办的第一年招聘的,那个时候其实是巧合,偶然的。因为我刚刚开始创办,也就20多个人,也只有亲朋好友,大家熟悉的帮助你、支持你。其中就有两个身障员工,一个是我父母推荐的,我们同一个村,他父母跟我父母比较熟,就找到我父母,希望到我的工厂来工作,帮助他今后养家糊口。我欣然接受了。另外,是我的一个同学的弟弟,他小儿麻痹症,家庭非常困难。那个时候也是跟我讲,我说可以没有问题,反正我这边还要招工人。那个时候没有讲你要身体好一点,你要有什么学历,你要有什么专业。我觉得有我们几个人管理好这个企业,关键岗位需要有合适的人把握好,后勤的人,只要是力所能及的工作,他们来的话也可以,没有问题,没有什么影响。

 

但是后来跟这个群体就有越来越多的联系,才知道他们这个群体是多少大。是多少的艰辛,内心世界是多么渴望和正常人一样,有学习的机会,有工作的机会,能够自食其力,而不是让大家施舍。虽然他们需要施舍,但是在接受施舍的同时,他的内心是非常伤感的,非常自卑的。但当他们有了一份稳定的工作,有比较好的收入和福利,能够用自己的能力、智慧来获得报酬,自食其力的时候,自信也好,开心也好,溢于言表。那个时候,我为他们带来了这些。他们真的比很多正常的人都很珍惜,非常珍惜。

 

后来,有些人知道我们可以接纳身障人,就一个一个地找我们,我们就力所能及尽量安置。因此,我们在20年当中,先后安置了2000多个身障员工。现在在职的身障员工还有1500多位,跟他们也结下了深厚的感情。

 

腾讯财经:那你对企业社会责任感怎么看?

 

蒋锡培:我觉得做企业首先应该多交税,多安置人员,支持就业等等,这些都是企业法定的,少不了的社会责任。其他的一些,你资助教育事业也好,天灾人祸发生地震,你去帮助他们也好,等等,这些可以说是道德层面的了。你要尽可能,尽自己的良心去做这些事情。

 

我觉得远东在这方面是非常清楚明白的,因为我做企业就是为了社会。尽管当时的时候没有想这么多,就是可能想生活过得好一点,自己也充实一点。但是,当我们的企业一天天发展壮大起来,到今天有6200多名员工,而且已经走过了20年的时候,我们越来越理解,越来越明白,我们的企业其实就是社会的一分子。今天能够为更多的人提供就业机会,为国家做更多的贡献,另外能够帮助更多需要帮助的人的时候,这种满足感、荣誉感、成就感也是很好的。

 

腾讯财经:比尔盖茨在退休之后,基本上把他所有的财产都捐给了社会。你觉得像这些民营企业及个人财产应该怎样回归社会呢?

 

蒋锡培:我觉得这个问题不能这样说,如果这样说反而不是很好的。为什么这么讲?因为企业从法定意义上是投资人拥有的,它也是社会的。法定义务上规定可以股东拥有,拥有合法权益的人可以拥有它,当然他死了以后也是社会的。但是并不一定是说要给社会,一定要捐出来,这是两码事。

 

腾讯财经:可以在企业发展的时候同时回馈社会?

 

蒋锡培:这是两码事。肯定是生不带来,死不带去,但如果说法律概念上、舆论概念上,企业家最后一定要把你创造的财富,把你的资产贡献给社会,如果这样导向的,这个社会会有很大问题。我们相信绝大部分企业家们,他们是非常有社会责任感和良心的,他们是通过各种各样的方式和路径在回报着社会,帮助社会解决问题。所以,无论他什么时候回报,是现在回报还是将来回报,还是死后贡献给社会,都是社会的。我相信这个大家也想得明白,想得通。

 

要把优秀的人才放到合适的位置

 

腾讯财经:对。你有没有想过远东集团今后由你的孩子来接管?

 

蒋锡培:曾经也有人问过我这个问题,我也跟孩子讨论过。我有两个孩子,都是南京大学的,一个已经在美国读研究生,毕业回来工作了。一个下半年大四也要到美国去了,他们很有抱负,很有想法。他们也是能够做事情的,我觉得他们非常优秀。有时候跟他们讨论到这个话题的时候,老大说现在想自己先做,如果我需要帮忙的时候可以。老二说,你太辛苦了,当我自己把事业干好的时候,我争取把你公司收购掉。

 

远东控股集团有三个主业,三个业务板块,个个都有一个团队,而且是非常优秀、非常专业的。另外,我们的投资也由专业的团队来管理。我们也算是业内最早提出了主业+基金的发展模式。我现在基本上不去具体管经营管理的事情,重大的战略决策,人选安排,重要的公共关系,等等,可能我要花一点心思,还要我自己去认真学习和提高。从这个来讲,我已经有很好的一个团队了。

 

而且,我们从开始的时候,就不是建设了一个职业经理人队伍,而是建立了一个事业经理人队伍,也就是所有到这个平台,到这个企业当中工作的人,一定把它当做自己的事业。建立了这样一套系统的、全面科学的管理制度,使得每个人都能有成就感,都能跟他的切身的利益挂起钩来。所以,孩子未来接班不接班,一点不重要,没有问题,他们干他们的事情。

 

腾讯财经:远东控股现在有电缆、医药、地产,很多民营企业都有这样的一些情况,就是多元化。多元化是不把鸡蛋放在一个篮子里面,但同时要面临一个做不好,有管理的风险。远东现在也做主业+基金的模式,你怎么看这种发展模式的风险的?怎么样控制的?你觉得能给其他的企业家有什么样的分享?

 

蒋锡培:其实企业家最重要的几点,一个要有眼光,第二要有胆量,第三要不停止脚步,第四要有相应的能力,另外就是非常真诚的性格。

 

其实多元化和专业化都是有风险的。关键是你有什么样的资源,你有什么样的能力,你利用这些资源把握这些方向的时候一定要符合实际,也就是任何时候都要有一个度。当然,这些前提一定是在守规守法的前提下,否则你就置企业于巨大的风险之中。有好多人说我就打个白条,没有关系,又没有人发现,这不是在二三十年前,现在是越来越公开透明的法制社会。好多阶级可能在一二十年前有很多不合规的,但是现在是可以了。

 

另外,企业一定在不断的创新当中,科学地管理,另外,你要把优秀的人才放到合适的位置。哪怕是一个普通员工,你也要知道他适合做什么。我认为方方面面的事情很多。企业家主要还是要把握方向,另外要合规守法。再加上有使企业不断发展的能力,才能使企业的风险比较小。

 

企业变不变都要死

 

腾讯财经:作为一个民营企业,你从开始创业,到后来几次改制,怎么样看远东控股的发展历程?它是不是代表着中国一批民营企业发展的一个缩影?

 

蒋锡培:其实每个企业发展都有它不同的路径,在不同的环境条件下会选择不同的方式。远东在以往的20年当中,有四次也好,五次也好,从制度层面的改革是不得以而为之。按道理这样重大的事情,哪能不断地变来变去?但是,你企业创办了,这么多人跟随着你,你希望对他们负责,你不希望这个企业倒下去,所以我要去变。但是变了以后没有变死掉,很多人变了以后就变不下去了,甚至变出大问题了,幸运的是我们在这么一个比较开明的环境当中,比较务实的诚信的环境当中,远东走过来了。所以我非常幸运。

 

腾讯财经:你觉得主要的原因是什么?

 

蒋锡培:企业不变要死,变了也要死。就是你什么时候死的问题,500年以后死就了不得了。所以,我就希望这个企业100年、500年以后死了也没有关系。因为死掉的是某一点,由于它的存在活起来了一大批。

 

腾讯财经:你刚开始聊到创业的时候,还是比较艰难的。你觉得那个时候是不是你职业发展,或者说到现在走过的路当中最困难的时候?你觉得自己最困难的时候是什么时候?是怎么样克服的?

 

蒋锡培:那个时候确实是困难时期之一。自己赚了二三十万,一个表1块钱、2块钱积攒起来的,一下子亏光了还要再亏二三十万,家里所有的东西,除了房子没有卖掉以外,几乎都卖光了,还要欠这么多的债,肯定是压力很大。

 

腾讯财经:你刚开始聊到创业的时候,还是比较艰难的。你觉得那个时候是不是你职业发展,或者说到现在走过的路当中最困难的时候?你觉得自己最困难的时候是什么时候?是怎么样克服的?

 

蒋锡培:那个时候确实是困难时期之一了。自己赚了二三十万块钱,一个表1块钱、1.5块钱积攒起来的,一下子亏光了还要再亏二三十万,家里所有的东西,除了房子没有卖掉以外,几乎都卖光了,还要欠这么多的债,肯定是压力很大。

 

但是,我相信天无绝人之路,一定能发展起来的。而且,我兄弟姐妹、父母、亲朋好友对我还是很有信心的。因为他知道我做这个产品是什么样的原因亏损的,他们信任我还能做得起来。所以,这一点使我度过了难关。自己有一定的理想目标和执着的追求,还有很多人的关心,使得我度过了一个又一个难关。所以,我现在非常感激。某种程度上,除了自己努力以外,外部的客观环境条件也是必不可少的。

  评论这张
 
阅读(1611)|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