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蒋锡培

 
 
 

日志

 
 
关于我

蒋锡培,远东控股集团有限公司创始人、党委书记、董事局主席、首席执行官。中共十六大代表,江苏省第十一次党代会代表,江苏省第十一届、十二届人大代表,亚洲制造业协会副会长,中国企业联合会、中国企业家协会副会长,中国国际跨国公司促进会副会长,江苏省民营企业发展促进会会长,中国企业家俱乐部理事,江苏省工商业联合会副主席,江苏省光电线缆商会会长,远东大学校长,远东慈善基金会名誉理事长。

网易考拉推荐

残奥冠军聊远东慈善基金  

2007-08-10 01:12:24|  分类: 基金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首位残奥冠军自主独立创业远东慈善基金提供巨大支持

残奥冠军聊远东慈善基金 - 远东蒋锡培 - 远东蒋锡培

主持人:各位网友大家下午好,欢迎点击搜狐直播间,今天来到我们现场的是远东控股集团董事长、远东慈善基金会发起人蒋锡培先生;中国首位残奥冠军平亚丽小姐;中国企业家杂志社社长刘东华先生,欢迎三位的到来。

主持人:44年前有三个人出生在同一年,44年后,有一件事情将三个人的命运又联系到了一起,那就是在今年5月19号的“2007春暖点亮星空大型晚会”,在这个晚会上平亚丽获得了由蒋锡培先生发起的远东慈善基金会提供的两百万创业基金,刘东华社长当时是这次晚会的评委。

三位今天将和网友们一起交流社会公益以及残疾人就业的话题。先请蒋先生给我们讲一下远东慈善基金会发起的缘由,当时为什么想到做这件事情?

蒋锡培:非常高兴今天能够和三位一起到这边来做访谈,远东慈善基金会其实也是一个偶然的机会做出这样一个决定,成立慈善基金组织。

蒋锡培:远东做慈善是非常早的事情,我们在92年的时候就到陕西办了一个工厂,那时候办工厂投了将近一百万,支援那边的地区来创办企业。敬老院、希望小学等等也都办,正是在今年的三月份央视的陈伟鸿《对话》的制片人上次找到我们说,三月底,比尔·盖茨的老婆要到中国来做一期《对话》栏目,希望我跟她作为嘉宾,看我是不是有时间?我说这是好事我来参加。

到了月底有事去不了,但是慈善这个事情谈开了,5月20号马上就要到了,央视二频道今年做了一个慈善的公益年,专门做这样一些事情,远东公司有这方面的想法,这是一个好事,远东本身17年来一直帮助做残疾人的事情,曾经安排过两千个残疾员工来就业,至今将近一千个残疾员工。以前我们想通过一些慈善基金会的组织来实现助残愿望,我们找了几家,其中包括我们的残联,残联说最好把这个钱捐到我们这边,我们一年当中按照规定花百分之八九十。但是我们希望把助残工作做成能持续发展的项目,使更多的残疾人兄弟长期得到帮助。

在这样一个背景下,当时匆匆忙忙成立了一个远东慈善基金会,批一个慈善基金会至少要半年,在地方要三个月到半年,这个事情得到民政部领导的关心支持,我们只用20来天的时间就批下来了,赶上5月20号助残日,赶上央视拍的这个专题节目。

我们跟《中国企业家》刘东华社长也经常讨论企业界的社会责任,事实上很多企业都有这样的想法,我们有这样一个动力的时候也得到了江苏很多企业家的支持,共同发起设立远东慈善基金会。

主持人:我们知道远东慈善基金会成立并没有多长时间,但是现在已经慢慢做出很多努力和活动,也为残疾人提供了很多的就业机会,远东控股集团在以前刚刚开始创业的时候就已经帮助了很多残疾人就业。刘东华社长,您在5月19日的晚会上担任了评委,您从那次活动到现在和蒋先生的接触,您觉得远东慈善基金会在慈善活动上做出了哪些贡献?

刘东华:我跟蒋总认识了很长时间,我们《中国企业家》杂志主要是为企业、企业家服务,对他们了解比较深,包括对社会责任的理解,我们和社会上的一般理解也有所不同。在我们看来,中国企业的社会责任首先是创造物质财富,然后解决就业、纳税。大家知道中国改革开放之初那么落后,经济快崩溃了,老百姓都吃不饱肚子,在那个时候改革开放把市场解放了,把大家梦想的动力解放了,产生了像蒋总这样一大批的创业者。

那时候创业者实际一开始什么都没有,就是有梦想,通过满足社会需求解决就业、纳税,使得我们中国人在这么短的时间之内由一个短缺经济几乎变成过剩经济。现在我每次走进超市都发出感叹,过去我们中国人那么穷,想吃什么想要什么都没有,大家就因为那个时候就一个脑袋或几个脑袋想事,现在只要有市场有需求,我说需求就是机会,就是创业机会,谁能满足需求就能诞生一个企业,产生一个优秀的企业家。

中国的企业、中国的企业家在第一个阶段体现社会责任的主体方式就是办好企业,就是通过办好企业创造物质财富,合法纳税,越来越多的帮助社会解决就业。的确有一批像远东集团,像联想、海尔成立较早的一直比较健康,不管核心能力还是品牌影响力发展得比较大、比较快的企业,现在逐步有了一些除了做企业之外,不管是物质能力上还是企业家的精力上、时间上,开始有了一些余力做更多的事情。

原来我也没问过蒋总,我原来就知道远东17年解决一千多个残疾人就业,这次成立远东慈善基金捐出8296万,我们国家有8296万残疾人,等于为每一个残疾人捐出一块钱,成立远东慈善基金。很多企业家做慈善事业做公益事业都有自己的偏好,你不知道他是因为什么对某一个方面,不知道是什么特殊的渊源。

因为中央电视台搞大型的春暖2007点亮星空,我跟蒋总比较熟,拉着我做评委,那次我们做节目时间很长,从傍晚一直到快11点,本来很累,但是收获非常非常大。残奥会的第一块金牌获得者就是坐在我身边的平亚丽,她当时说了一句话让我非常非常感动,当时许海峰也坐在那儿,他是奥运会中国第一块金牌的获得者,那块金牌好像为中国争得的荣誉每个中国人都知道,但是我们残奥会的冠军我们也是第一块金牌,我们第一位残奥冠军记得的人很少。

当时平亚丽就说,没有一个媒体去采访她,她也是为中国赢得第一块残奥会的金牌,我就觉得真是特别特别感动,我觉得特别需要关爱,客观上就是对弱势人群理解、关注的人太少,正因为如此,蒋总不但企业做得好,而且平时主动吸纳了那么多残疾人就业,又专门成立一个远东慈善基金,解决残疾人就业培训,当时主要是这个定位,非常了不起!那天我学得特别多。

主持人:刚刚刘总提到了平亚丽是第一块残奥会的冠军金牌,这个其实并不是被很多人了解,媒体并没有给平亚丽更多的关注。这次为什么评委把这样一个创业基金颁给了平亚丽,而且是两百万元这么大的一个金额呢?

刘东华:我作为评委之一也说一句,其实不仅仅因为平亚丽是奥运冠军,因为我们这个标准,作为远东慈善基金,当时在中央电视台全国100多个项目里面筛选出来六个项目,六个项目负责人介绍自己项目特点,投资价值,平亚丽只是其中之一,最后我的确也比较坚决,我投平亚丽一票,而且当时她是最高奖,我当时也提到,我说体育世界冠军转型成功的人很少,尤其像商界转型的,比较完美的转型就是李宁,体操王子,他当时不但是作为世界冠军赢得了喝彩和尊敬,作为一个企业家他也做的非常成功。

刘东华:当时在整个项目展示过程中,平亚丽一个是因为项目特点,残疾人按摩,残疾人按摩本身就有很大的优势,因为现在按摩遍地都是,但是大家对于按摩其实可能还会有一些担心,包括健康不健康,有很多担心,但是残疾人这个按摩心无旁鹜,她这件事是有条件做的最好的,最健康,最干净的,而且残疾人做按摩本来就是全国到处都是,但是如何做出品牌,做成连锁店,客观上就有这个条件,有这个前提。平亚丽那天表现出来的整个素质,她的综合素质,她特别像一个创业者,一个创业家。包括她作为创业者的那种企业家精神,包括她为什么创业,她的价值观,包括她的表达能力,要做品牌的话要涉及到一个品牌推广的能力。

我感觉平亚丽她是非常具有企业家潜质的这样一个人,我还半开玩笑,为什么半开玩笑?我觉得这一天有可能成为现实。当然平亚丽获得远东慈善基金的这笔资金,就是获得一个契机,有了主客观的因素的支撑,将来也许平亚丽能成为非常了不起的企业家,比那些健全的企业家可能还要成功,我期待有一天平亚丽能够成为中国企业家杂志的封面人物。

残疾人渴望平等创业机会 企业家承担着巨大的社会责任

主持人:平亚丽女士还记得三个多月之前在这样一个晚会上你获得那笔资金的时候是一个什么样的感受呢?

平亚丽:当时我首先想到的是1984年,只有那一届是残疾人奥运会,先一届的奥运会在美国举行,但是当时我们没有一名新闻记者愿意随团采访,就是我们出钱他们也很难去。

我当时拿到这笔奖金的时候觉得好像是我84年拿的奥运冠军,直到2007年点亮星空那场晚会上蒋总才发给我这个奥运冠军,我有这样的感受。

主持人:给了你一个很大的精神支持?

平亚丽:的确。这些年来我可以说是历经坎坷,这个不是我,而是整个这个群体。当我成为一贫如洗的奥运冠军的时候,首先令我最伤心的就是许多政府官员只有在春节的时候才想起来走访残疾人,走访谁呢?平亚丽。平亚丽有报道的价值,带着很多的新闻记者,带着三百块钱,带着一桶油或者一袋米,到了那儿之后还得把三百块钱都打开了,在我接钱的时候很多新闻记者给我拍照。

走了之后我和这些油和米还有领导干部照一张相,后来残疾人在一起说,任何一个稍微有志气的残疾人都非常反感这种助残。他们形象比喻成“粘糖葫芦”,助残的时候,官员只是在助残日或者春节的时候才想起粘糖葫芦,有头脑的残疾人作家说:“平亚丽,当他们走的时候,没有一个回访电话问你,平亚丽你需要的是什么?”到今天也没有人这么去问过我,粘糖葫芦式的慈善事业我不喜欢,这是对于有志气、有头脑、有知识残疾人的一种伤害。

当蒋总叫我们来打比赛,我当时特别兴奋,当时有人大的教授,还有博士,我想他们的文化都比我高,但是我非常平等地在一个平台上去打比赛。我的优势只有我一个女同志,我希望打一张情感牌,我要征服评委。第二,我对这个项目非常熟悉,我有强烈的创业欲望。而且在我创业的时候,许多运动员在从事搓澡或者什么行业觉得特别委屈,我从来没有觉得我是奥运冠军在就业,我只是觉得我是母亲,我要就业,我要创业,我创业之后可以改变我儿子的命运。

所以我从来没有觉得,那天比赛过程当中,我非常自豪地把我这个项目推荐给别人,我甚至还为我的项目做一个广告词。“请辛勤劳动的人们在疲劳的时候花费一小时,我们还你一身轻”。

主持人:这个创业口号非常好,你也是经过三轮激烈的竞争获得这笔项目资金,当时拿到这笔项目资金的时候有没有想到怎么利用这笔项目资金?

平亚丽:因为当时拿到这个冠军的时候,我可能占了一个很大的便宜,我经常接受采访千锤百炼,所以闪光灯一亮的时候我看不到评委的表情,我只是表达清楚我自己的创业愿望就行了,可能因为那天我表现比较好。

当我获到这笔钱的时候,我有一个特别大的压力,就在于当年我去参加奥运会的时候我不是搞政治的,我不知道我这枚奥运金牌在政治上意味着什么,我也不懂得它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第一个在奥运会上升起五星红旗的人,我只知道如果我拿了奥运冠军,回来之后我们国家相关部门会给我们残疾人拨训练经费,盖体育场,当时我是带着这个任务去的。

现在我又接受了这个任务,在全国像蒋总他们这样帮残助残让我们光荣地接受了这笔助残的两百万,我最大的幸福感就是它给了我荣耀,它在助残的同时给了我们残疾人荣耀、信心、尊严、责任和坚强,同时也展示了我们的企业,这个是我最大的幸福。

我怎么用这笔钱?当时残联领导找我谈过话,平亚丽,这个和你拿奥运冠军是一样的。历史上前无古人后无来者,没有人像蒋总这样给你这么大的一笔创业资金,如果利用好了,对北京市的残疾人事业有很大的好处。它开创了一种新的助残模式,残疾人会纷纷效仿你积极创业,争取这笔基金。只有残疾人团结起来,为了自己的幸福而奋斗,那主观意识就和被动的残联过去要了什么政策,争取来什么给残疾人什么,现在是我们自己主动争取自己的幸福。如果我用好了,用这笔基金改变了残疾人的命运,最后还会得到像蒋总这样的慈善家给的善款。如果用不好的话,将来的善款不会给我们。我责任很大,必须把它用好。

我现在已经从基金会得到了50万的创业基金,是我争取到的两百万资金的25%,我希望创一个新店,改造两个原有的按摩店。因为我原有的按摩店,大家都知道我们盲人的手法好,劳动态度、就业精神好,但是我们服务环境很差,所以他们戏称盲人按摩是一个瘸腿不平衡的产品。我希望这50万把我新建的店和我的两个老店改成既有服务又手法好的品牌店。

主持人:平亚丽和我们分享了很多她在创业期间的艰辛,包括她未来的一些想法,但是我觉得就像平亚丽刚刚所提到的,其实外界对他们的关心,他们明白这是一种慷慨的捐助也罢,对他们的帮助也罢,但是他们内心始终有一种比常人更加强烈的自尊和敏感。其实企业家也一样,就像刘东华社长曾经说过的,在企业家非常强悍的外表之下包含的更是一颗比较孤独甚至更加脆弱的灵魂。企业家做这些事情的时候也抱着非常好的态度和意向,受助者也是愿意接受,但是其中有一些不太合理的渠道会伤害到双方的感情和积极性,刘社长非常了解企业家做慈善的行动,您觉得两方应该有一个什么样的渠道更好将两方结合在一起?

《中国企业家》杂志社社长刘东华

《中国企业家》杂志社社长刘东华

 

刘东华:企业家的确承担非常大的责任,这个责任不仅仅是给钱,还有特别重要的就是做慈善的方式。我曾经说过一句话,“施舍本身有的时候表面看上去很重要,更重要的是消灭施舍的理由”,因为有的时候如果你把施舍的对象当作一个弱者,你又以不适当的方式帮助他,表面上看你帮助了他,实际可能助长了他的懒惰,甚至他想要欺骗你,你帮助他骗人。你帮助他骗人,意味着他有了理由去骗更多的人。

用什么样的方式做慈善是非常非常重要的,就像刚才我说的,企业家尽社会责任,在什么样的阶段应该以什么样的方式,今天的企业,今天我们很多企业家做形式上的好事是被迫的,是被我们错误的舆论引导的,本来那个企业如果不把更多的精力用在企业上,本身企业的生存就是问题。本身企业正常发展的逻辑,需要他投入更大的资源,而他本身的资源还不够用,他就要把更多的精力分出去迎合舆论,把更多的资源拿出去,结果使这个企业变得不那么健康,其实这是企业家在错误的舆论压力下做的非常不应该但是又是无奈的选择。

搜狐是新媒体,我们《中国企业家》包括背后的上级单位《经济日报》是传统媒体,我们媒体都非常有责任,如何让这个社会做好事成本越来越低,现在做好事成本非常高,做好事的压力有的时候很大,说句难听的话,烧香引鬼,什么事情都有可能发生。做坏事、说坏话成本不高,第一可能抓不住,抓住之后惩罚很轻但是获益可能很大,得到的快感可能很多。如果做好事得不到尊敬、欣赏、鼓励,做坏事得不到应有的惩罚,成本上不去,我们的社会良好氛围就很难创造出来。

蒋总远东慈善基金拿出八千多万,作为一个企业家有那么多的事情,但是他拿出那么多的时间和精力做这个事情,前一段遭到那么大的疑问,好像是忽悠,远东集团和中央电视台合伙做了一个骗局,怎么可能呢?只要有一点点正常思维,这么大一个企业,这么知名的一个企业家和中央电视台一起在这样一件事情上做一个骗局,怎么可能呢?只要有正常的思维都是不可能的,但是居然会引起那么强烈的一种共鸣。

我觉得一方面媒体如何不断改善舆论氛围,另外一方面比如说一个企业或者一个企业家做好事的方式不一样,包括刚才平亚丽说的,我觉得你那个世界冠军的奖金和这笔资金其实是不一样的,刚才你也谈到。

比如这个奖金我拿回家去怎么用是我的权利,这个是因为是远东慈善基金帮助残疾人解决就业我们评选出来的一个项目,这个项目本身就有示范效应,而且这些项目的负责人本身作为创业者有责任把这个钱花好,就像平亚丽说的,把这个钱花好。而且捐助远东慈善基金背后是一个成功的企业和成功的企业家,这个企业家有责任对结果负责,我捐出去的二百万、六百万、几千万,如何让这些钱不是买几块面包吃了,买几块面包吃了是其它的方式,而不是我这个慈善基金要做的事。

我这个慈善基金怎么帮助我筛选的这些创业者,把这个钱有效有步骤地花好,这才证明我们评委对项目的判断,对创业者的判断是有眼光的,我们选对了,然后才会产生非常良好的示范效应,就像刚才平亚丽所说的。如果这个项目非常成功,远东可能会把更多的钱拿出来,同时有越来越多其它优秀的企业和企业家为解决残疾人就业贡献自己的力量。

为残疾人提供公平创业环境 和谐社会要求关爱和理解残疾人

主持人:刚才像刘社长提到很多公众的疑虑,蒋总肯定会遇到很多困难。您的企业刚刚成立至今已经招聘了差不多两千多残疾人到您的企业去就业,当时仅仅是给他们提供一个工作机会,并不是辅助他们创业这么一个复杂的过程。现在走上一条帮助很多残疾人自己去创业,我们都知道创业是一个非常复杂而且有风险的过程,您为什么会把视角放在残疾人的公益事业上,而且为什么放到这个创业领域?

蒋锡培:我跟残疾人这个群体其实有不解的机缘,从我创业的90年开始就有残疾员工,随着企业的发展,增加了无数的残疾人,就拿远东两千多个残疾人员工来看,从他们刚进来的情况,到现在成为产业工人,我们的方式是帮对了。残疾人群体是生活在最底层的群体,他们最需要得到关爱最需要得到支持。从他们的身上能够看得出来,正确的方式帮助他的时候,他是多么的开心,

一个企业的经济条件有限,很难解决更多需要帮助的残疾人,特别是相对经济落后地区,残疾人的比例更加高。我们那边还有很多人没有就业机会,这些人还等着能够找到一份工作,他们有被教育和找到工作过上好生活的愿望和权利,能够组建这样一个基金会帮助残疾人培训就业,从这个定位出发帮助他们的话,某种程度上就能够达到我们想做的愿望。这是第一,就业培训。

第二,帮助像平亚丽这样的残疾人创业者,如果残疾人创业项目成功了,因为他们结合自身条件的创业特点,一定会产生更多适合残疾人就业的岗位。

第三,我们还有这么多的企业,哪怕一个企业里面都招十个八个残疾人,8296万残疾人的命运就会得到更大的改观。国务院新的残疾人就业条例有这样的规定。另外企业家也越来越意识到在企业发展的同时更应该尽更多的社会责任,内心有这样的善心和善举,企业家做慈善的群体会越来越大,方式也越来越多,包括红十字会、希望小学等等。我们成立的这个基金主要想成为最大的帮助残疾人就业培训的基金,符合我们发起人的愿望,也是帮助残疾人比较好的路径。

主持人:在创业这条路上,平亚丽能否为网友谈一下作为残疾人,他们想要创业或者平等获得一个工作机会,他们需要什么样的条件或者自身需要什么样的素质?

平亚丽:我们国家制定了一系列保护残疾人就业的法规和政策,但是无论怎么样保护,因为企业还是一个经济实体,需要一定的经济效益。我们残疾人如果上岗就业,一定不能以自己是残疾人而降低对自己的要求,你还是应该努力去就自己的身体条件学一些适合自己的专业,争取为接纳你的岗位做出你自己的贡献。其实我后来发现当残疾人努力为社会做贡献的时候,人们会给我们更多的尊重和理解,这个是我走向社会这么多年的一个最强烈的感受。

主持人:在创业的过程中有没有碰到过一些比较困难的事情?或者说有一些经验想和其他人来分享?

平亚丽:当人们不信任你的时候,或者是不看好你的时候,你应该耐心地竭尽全力地去给别人机会或者给别人解释,甚至我曾经在社会上有一个最好的经验,当别人欺负你的时候,我还仍然装傻。比如我去买东西的时候,人家总把不好的东西卖给我,后来有一次人家送了我一大批挂历,我就到副食店叫他们的经理,告诉他们这几个人经常在我买东西的时候照顾我,帮助我挑好的,我感谢他们,把这批挂历送给他们。后来他们就不好意思了,真的就把最好的东西卖给我。

后来他们说这叫公关技巧,我说技巧不技巧我不知道,我还是希望健全人能够接受我们,因为我们同在一片蓝天下,因为我也时常幻想着,我父亲是飞行员出身,只是妈妈怀我的时候感染上风疹病毒。人们都说科学的进步是残疾人付出代价才促进科学的进步,因为有了风疹病毒造成我们这些先天的残疾人,因此大家才去发明治风疹病毒的药物,有人感染上非典才有非典疫苗。来到这个世界我曾经幻想过,如果做一个健全人该有多好,但是命运没对我那么好,作为健全人你们是赚了,先天就赚了,所以我希望健全人能够理解我们先天就吃亏的这些残疾人。

但是作为我们自己来说,和谐是中国的文化,其实和谐社会看两点就够了,一个是看健全人如何关爱残疾人和残疾人如何看待社会,如果这两个问题都解决了,其实和谐社会就建成了。

主持人:不管从平亚丽的谈吐还有想法,都是非常乐观积极而且非常平和理性的状态。作为创业者有着非常清晰的商业头脑,我们也知道在很多的企业包括社会给残疾人提供工作机会的时候,并不是把最好的工作机会留给他们,而是把一些简单比较低廉的工作机会留给他们,在这样的环境当中工作,很多残疾人自身产生比较敏感或者反感的想法,我看到远东慈善基金会曾经有过一些比较好的创新,比如在一个黑暗餐厅,进去这个餐厅的时候需要戴夜光镜在黑暗当中吃饭,对服务员的要求非常高,最好的服务员就可能是盲人,因为他们对周围的声音各方面都比较敏感,这样的创业途径给很多人带来很好的工作机会。在残疾人就业上远东慈善基金会还会有一些什么措施?

蒋锡培:残疾人的就业要根据每个残疾人的不同情况安排他们力所能及的岗位,而且他们愿意做的岗位,会给他们带来幸福和快乐的岗位。远东是这样规定的,凡是残疾人能够做的、愿意做的、想做的一定优先提供给残疾人,所以他们有些确实成为我们的技术能手,有的是管理标兵,给他们一个公平的环境,在我们这边绝对不可以歧视残疾人,任何时候都要优先礼让残疾人。这个经过17年的努力,远东已经做到了。

我们现在的公司有五千多人,每年还会大概增加一百个残疾人,按照这个比例来增加。但是现在还有这么多的残疾人没安排,“黑暗餐厅”这种形式很好。还有平亚丽的盲人按摩院也不错,包括我们还有一个项目是盲人计算机软件,这个也算是高科技,一般人都可能设计不出来。确实我们要对残疾人刮目相看,很多方面并不残疾,比我们四肢健康的人更富有智慧,更富有创意。作为远东来说毫无疑问做这样的努力,把帮助残疾人就业作为我们份内的职能。

主持人:蒋总本身担起很大的社会公益责任,而且他本身对慈善事业非常关注,在很多中国企业家里面也会有很多慈善家出现,您怎么看待他们的行为以及他们所涉及的领域?

刘东华:现在我们怎么能够更多的真正了解企业家,理解企业家,让他按照应有的逻辑,在大家欣赏的目光中做他应该做的事情,打一个不恰当的比喻,我觉得我们这个社会对企业家的了解理解和对残疾人的了解理解同样不够,非常非常缺乏。其实企业家只是表面上看是强势群体,我有一个比喻,“企业家是带着一群孩子赶路的母亲”,带着一群孩子赶路的母亲是强势群体吗?遇到狼或者遇到流氓要保护孩子,他是最容易受到伤害的人。他拖家带口,社会以为那是他的力量,其实那是他的责任。

像蒋总这样的企业家有很多,他都不是为自己活着的,尤其是哪怕一开始是为自己活着,到了一定的阶段,哪怕主观上以为是为自己,客观上也已经不是了,因为他已经没有任何必要,比如有了几个亿、几十亿、几百亿的身家之后为自己活着吗?有意义吗?我们给他的鼓励和掌声,他会把越来越多的精力、资源都拿过来,真正的企业家都是愿意为社会驱使的驴子,百万财富属于自己,亿万财富属于社会。

更多的了解尊敬企业家,像那天我被平亚丽那么感动,他们真的有我们这些所谓的健全人所没有的东西。别人欺负她,告诉她这是最好的,实际在欺骗她欺负她,但是她装傻。这是一种技巧吗?是一种胸怀,是一种境界!哪怕是一个正常人在受到这样的对待中会怎么样呢?会争吵,会大闹。她是以德报怨感动对方,这是一种非常了不起的境界。

在精神健全的残障人士面前,我们所谓的健全人应该感到惭愧,应该向他们学习很多东西。让我们更加了解理解残疾人,更加了解理解企业家,让这个社会变得更加和谐。

合理健康运作慈善创业基金 给予残疾人更多发展空间和领域

主持人:提到了对残疾人的帮助,我们也就不得不提到远东慈善基金会,远东慈善基金会虽然作为一个新兴的慈善基金,但是身上的担子并不小,要面对的是很多残疾人,而残疾人群体在我们国家现在来说还是一个很大的群体,而且是相当弱势的群体。远东慈善基金是一个什么样的管理方式呢?现在做公益事业的人非常多,网友的质疑非常大,能否向我们的网友介绍一下远东慈善基金将会有一个什么样比较健康的运行状态?

蒋锡培:其实企业每创造一分钱的财富,要用好管好财富是企业不断发展壮大的需要,不但成为国内的品牌企业,还要能够走出中国成为世界的品牌企业,这样对国家对社会更有利。

在企业发展的同时,我们要积极地履行社会职能,做慈善事业,远东慈善基金会的定位是帮助我们残疾人的就业培训,为像平亚丽这样的残疾人创业提供帮助。

我们的管理主要是针对帮助残疾人的组织,由这些组织再去帮助各个残疾人。现在这样的组织非常多,比如按摩院、聋哑学校等等,他们至少要有一个很好的方案,然后通过我们慈善基金会的一个理事会领导下的秘书处,对这些项目进行初步筛选,再由项目评选委员会评选,经过评选之后会首先获得25%的资金,然后再看这个资金使用是不是按照项目所承诺的达到当时这样一个计划和效果,再安排投入。这个基金会的基金一定要管好用好,不是经过一年两年三年,这个基金会就没有了,发展不下去了,把这些钱花好管好也不容易,而且要使资金保值增值。远东慈善基金会目前的资金委托中科招商基金管理公司管理,给基金会承诺不低于15%的回报,也不收取帮助其它基金运作时所需要的管理费、利益分成等等,我们非常感谢。

另外像刘社长这样的专家包括以前其它的评委,也在尽职尽责帮助我们基金会筛选项目,使所筛选的项目真正能够起导向作用,使更多的残疾人获得帮助,使他们能够成为对社会有贡献的人而不是包袱。现在虽然刚刚开头,我们成立到现在只有三个月的时间,但是我相信远东慈善基金会会按照章程,按照对基金的有关管理办法认真规范管理好这笔资金,使它能够更好地发挥作用。

主持人:平亚丽,你现在开始创业了,就像刘社长说的,他对你的期望非常大,也许有一天你也成为一位非常成功的企业家,那个时候你会不会加入慈善的行列呢?

平亚丽:其实这个两百万不是给我个人的,实际上我只是一个组织者。我拿到这两百万慈善款以后要继续它的爱心,我主要是想解决农村残疾妇女的教育问题,大家知道农村残疾妇女接受的教育本身就没在一个水平线上发展,我是海淀区的盲协主席,曾经上农村搞过调研。她们唯一的出路是家长看着她们长到18、19岁,找一个能力差的男人嫁过去,嫁过去之后生一堆孩子,于是一个新的最贫困的家庭诞生了。

扶贫15%以上的家庭是残疾人的家庭,如果农村残疾妇女受教育应该和我是一样的,她们可以在网站上一起谈平等参与社会,下一步我要做这个事情。北京市残联也为我这个事情上了办公会,原来想建10—20家小店,现在北京市按摩指导中心的领导经过研究决定,要让我再建一个旗舰店,下一步我可能会和基金会做一个项目计划书来申请第二期的一百万,希望在残奥会的时候使用这个旗舰店,让许多残奥会的官员来参观我这个旗舰店。

今后我们按摩指导中心会有一些实习的项目放到我们这个旗舰店里面,为社会承担更多的责任,同时希望把远东慈善基金会的助残方式写成匾额挂在我们店的门前。如果再有慈善家愿意献身慈善事业的时候,我们残联的领导比如在助残日或者我们的组里或者我们国家领导人经常去看望我们残疾人,也希望为蒋总他们这种助残的方式再进行一个发扬光大和宣传。

当然我还没有研究蒋总远东慈善基金会的章程,不知道这样是不是符合他们的章程,这个我们还要坐下来研究,争取用好每一分钱。

主持人:今天来到演播室的三位嘉宾,其实命运给了他们一个很惊人而奇迹般的联系,在中国最困难的时候,他们三个人出生在同样的1963年,在1990年27岁的蒋锡培带领着他们村子的青年开始创业,而在同一年刘东华到了经济日报担任主笔编辑,开始了他在传媒界的人生。平亚丽在1988年到1990年的时候还在田径赛场上继续为我们国家的体育事业贡献着自己的一分努力。命运又把他们带到了2007年,三个人做着同样的一件事情,那就是残疾人的慈善和社会公益事情。蒋锡培先生曾经说过,他在自己18岁的时候人生的目标不过就是要挣到五万块钱而已,但是在创业12年之后他的人生观和世界观改变了,他想要的更多的是造福百姓,刘社长曾经说过,企业家所需要的不仅仅是社会的一个镁光灯,他们需要的更多的是关注,更多的是深层的关注。

今天我们听到了平亚丽非常感人的故事,其实企业家和残疾人是两个非常强大而又非常脆弱的群体,他们之间在这样一个路程当中在相互帮助着,也在互相感动着,正如今天刘社长说的:只要是精神健全的人都是平等的。远东慈善基金的建立让我们看到了残疾人慈善事业的一线曙光,有了第一线希望,我们就能够看到未来的光明大道。今天非常感谢三位来到我们的演播室现场,谢谢网友和我们共同讨论这么多有关残疾人事业的发展。希望大家更多关注社会公益以及残疾人的创业!

  评论这张
 
阅读(2490)| 评论(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